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

    保山搜索

    首页 保山新闻网 新闻中心 外媒看保山

    昌宁阿背寨梯田打造“新乡居”,让你找回儿时的梯田记忆

    2016-10-27 17:22 春城晚报 崔敏 吴再忠

    “‘昌宁阿背寨•新田园乡居’建设项目是云南文旅乡村旅游1号线打造的第一个节点,今后将陆续在腾冲、大理、丽江等地布局,最终形成云南特色乡土休闲旅游网络……”10月中旬上海原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裁朱胜萱在与昌宁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签署合作协议后这样说。项目将在阿背寨建设轻奢的梯田温泉、精品民宿、田园山居小别墅、休闲文化设施、休闲农业体验区及相关配套。

    昌宁阿背寨梯田

    在众多的云南乡村中,藏在澜沧江峡谷深处的昌宁阿背寨梯田并不出名,为何在上海原圃的挑选中能脱颖而出呢?走进丰收的阿背寨梯田,答案就写在缀满谷香的“等高线”里。

    每一次亲密接触丰收梯田都有看点

    秋收时节,于“昌宁阿背寨•新田园乡居”项目签订五天后走进阿背寨,随后又陪着昆明来的一摄友于三天后再次到了那里。三天里两次到阿背寨,同样的梯田,有相同也有不同。

    昌宁阿背寨梯田

    相同的是,刚翻过山梁,便有一片金黄的梯田就呈现在了眼前。站在山顶的小村庄隔着洼子俯看,层层的金黄包围在村庄外,村庄的炊烟里,似乎飘满了新米饭的清香。

    昌宁阿背寨梯田

    不同的是,第一天去,因为有云,天不太蓝,梯田里还有近一半的水稻未收,看到的仍是满眼“黄金”。

    三天后去时,天很蓝,但收割却已近尾声,呈现于眼前的是大不一样景致。“要是以前,从开始收到收完,要一个多月时间,现在十天左右就完成了。”一位正在搬谷子的大哥用这样的话,感慨着时代的发展变化。

    步入梯田“人头草”让你留恋忘返

    沿弯弯曲曲的山村公路往河谷深处行走,眼前不时闪过的一抹金黄,总会让人产生停下一睹为快的感觉。最终选择了几个最佳的“观察点”驻足。梯田深处,农民们正在忙着收割、脱粒、扎草、搬运,静了一个夏季的梯田,因为忙碌的人们灵动了起来。“啪啪”的快门声不断地响着,与山谷深处梯田里传来的脱粒机声相交织,成就了秋天最美的协奏曲。

    昌宁阿背寨梯田

    昌宁阿背寨梯田

    正面、侧面,顺光、逆光……随着一个个点的替换,终于走进了梯田深处的稻香里。公路下的梯田里,几个农民正有序地忙碌着。一名割稻的大姐手里镰刀飞舞着,转眼就割了一大抱成熟的稻谷。抬头直直腰的瞬间,眼里满是丰收的喜悦。

    昌宁阿背寨梯田

    沿着田间的小路向梯田深处走去,已收的梯田里整齐地站立着一列列“哨兵”,这种被当地人称为“人头草”,被外地人称之为“稻草人”的晾晒方式,是一代代农民智慧的结晶。正在扎“人头”的汉子说:“对于我们农民来说,这稻草非常珍贵,这是家里养的牛马一年的主要口粮。我们用这种方法来晾草,主要是过去靠人背马驮,无法及时把草搬回去,一遇到下雨很容易坏。这样晒起来,既容易干,又不容易被雨淋坏,可以放在田里慢慢地挑回去。”

    错落有致的田房点缀着梯田

    因应对不利条件而来的,还有田房。梯田之间,都处都能看到这种大大小小的房子。房子一般是用夯土的方式做墙,以“土抬梁”的方式建造。大小不一,却都是两层,上层用于住人和装粮食,下层用于关牲畜。

    昌宁阿背寨梯田

    在一间田房边,一群人正围坐在一起吃午饭,一边吃饭一边谈论着什么。“我小时候,每年收种的季节都会有十天半月的时间跟大人住在这里,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基本上是全家人赶着牲口来这里种田、生活,这里就像我们的另一个家。”看着已好久没生火的小屋子,其中大哥一边吃一边说,“现在公路通了,有了车子,谷子、稻草这些可以当天收了当天就运回去,来做活也是骑摩托车,基本不在这里住了。请工做活的时候,还会来这里吃吃饭、喝喝水。这田房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回忆,一种精神寄托。”

    昌宁阿背寨梯田

    站在梯田间小河边的巨石上,让目光360度旋转,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丰收的景象:金黄的稻穗、列队的“士兵”、忙碌的人群……收入瞳孔里的,尽是丰收的喜悦。

    昌宁阿背寨梯田

    最接近河边的梯田里,早收完了水稻的农民已在播种小春作物,他们用的已不再是耕牛,而是叫“气死牛”的小型机械,男的耕地,女的背着孩子播撒种子。背上的孩子瞪着眼睛,好奇地看着梯田里的一切。梯田埂上的老伯出神地盯着眼前的耕作场面,年轻时一遍遍唱过的牛山歌随着机声在心中回响。

    昌宁阿背寨梯田

    “现在条件好了,却觉得找不回年轻时种田那种感觉。特别是现在很多人都把水田改成了旱地种植,看上去总是觉得缺少些什么。前几天听说要有人来进行整体开发,不知道要开发成什么样子。如果要我说,最好能重新回到过去那种冬天养老水、夏天栽秧苗、秋天打‘海钵’、做活唱山歌、吃住在田房的感觉。”健谈的老伯的话里,对梯田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新乡居”项目落户阿背寨梯田

    “记忆里,产量并不高的梯田,盛满了儿时吃米饭的希望。弯曲的田埂,刻满捉泥鳅、采鱼腥菜的乐趣。长大后,家乡的梯田已变成旱地、变成茶园,梯田的所有乐趣,都变成了记忆。直到遇到了位于澜沧江峡谷深处的阿背寨梯田,才发现那里的梯田,依然用弯弯曲曲的“等高线”,帮我铭记着乡愁的记忆。”朱胜萱在“乡伴”里的话,似乎在对自己说,又似乎在回答老伯和其他人的疑问。从他的话里,似乎能看到梯田的未来。

    昌宁阿背寨梯田

    上海原圃与昌宁签订协议中,蓝图呈现在眼前:项目将投资1.2亿元,主要建设并运营野奢酒店、精品民宿、田园山居小别墅、梯田温泉、休闲文化设施、休闲农业体验区及相关配套设施。通过乡伴平台,探索城市智力参与乡村复兴的途径与模式,以“乡情”连接外部资源实现乡村复兴的方法,发展乡村旅游与文化创意产业,打造高端休闲度假品牌。

    昌宁阿背寨梯田

    “或许,昌宁的全域旅游将因有了阿背寨梯田‘原乡居’这个支点,而开启飞跃之旅,实现蓬勃发展。”随着心中的小激动,梯田里忙碌的农民“穿越”成了形形色色的游客,他们似乎不是在忙着做农活,而是在以体验的方式尝试着,在充满乡愁的田房里生活,找到了自己心灵的故乡。(崔敏 吴再忠)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姜永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